麻豆传媒映画1017无标题

洛以夏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些线条她还没理清楚,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,到底是忘了什么重要的线索。

“现在我们得到的这些消息都是猜测,并没有找到什么实际的证据,所以我们需要找到证据。”

伴随着楚询说出来这句话,系统那冰冷的金属声再次响起。

系统:已解锁新的游戏场地。

“还有场地需要解锁吗?”牧子濯出声。

“先去看看吧。”

新解锁的场地是后山。

这个场地大家都是不太愿意去的。

毕竟这里的村民都说后山闹鬼,都敬而远之。

节目组在渲染氛围这方面确实下了功夫。

这后山虽然临时搭建的,但确实是在山上拍摄的。

在游戏中的时间,现在应当是黑夜了。

气质卓越的忧郁复古风美女

此时,节目组的灯光也开始变暗了。

几人上山的时候,洛以夏是真的挺害怕的。

但也不好意思挤在中间。

不像沈逸思和其他人都挺熟的,宫欧欧和余韫原本就是合作了网剧,现在在一起就是在炒cp。

都有人照顾,洛以夏看了眼不远处的顾一杭,算了吧,不靠谱。

顾一杭走着走着就向洛以夏靠拢,并幸灾乐祸道,“是不是害怕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其实我也有点害怕。”顾一杭说的是真话,“你说节目组不会真的在后山搞一块墓地,甚至还有‘尸体’啊?”

洛以夏被他这么一说,瞬间觉得腿软了,他根本不是来安慰自己的,他就是老搞事情的。

“行了,你俩别在后面斗嘴了,大家走在一起吧,后面的情况都不太清楚,也不知道节目组到底要玩什么把戏。”楚询善解人意道,还特意把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洛以夏。

“楚询哥,我也挺害怕的,我也要走中间。”牧子濯抱着双臂已经哆嗦半天了。

“好。”楚询笑了笑,又让牧子濯挤了进去。

牧子濯还不忘一直和洛以夏搭话,“以夏姐,一会儿你别害怕,要是有危险你就躲在我身后,我保护你,知道嘛?”

这句话说完,几人都被逗笑了。

顾一杭笑的最大声,“子濯你会后悔你说这句话的,她绝对比你能跑,有什么危险,她一定是跑的最快的。”

“顾一杭,能不能在弟弟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啊?”洛以夏简直咬牙切齿。

“面子是什么?面子能吃吗?你要什么面子?面子又不能吃。”顾一杭继续怼她。

洛以夏扭过头,对着她的vj说,“节目组有备救护车吗?我现在可不可以揍他?”

玩归玩,闹归闹,大家还是脚步不停的赶到了后山。

应了顾一杭那张乌鸦嘴,果然是片墓地。

“顾一杭你能不能再乌鸦嘴一点?”洛以夏咆哮,看着一排排墓碑是真的害怕嘛。

“我怎么知道……我随口一提的啊。”顾一杭也是被吓到了。

几个女生都没敢上前去。

楚询和邓杨旭上前去查看。

发现这块墓地是魏家先列的,也就是魏家的墓地。

果然在其中看到了魏小少爷的墓碑,并且芳芳的名字和他刻在了一起。

也就是二人是合葬的。

这就印证了原本的猜测。

“所以说,魏家杀了芳芳,强行把她和魏小少爷合葬了?”邓杨旭出声。

“嗯,现在看来就是这样的情况。”

“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啊……”宫欧欧小声开口。

一时间,大家的心情都比较沉重,虽然都知道这是节目组设置的剧情,可是都忍不住把自己给代入了进去。

“我觉得这里应该还有其他的线索,大家先找找。”然后几人就找到了一间地牢。

地牢里就是消失的魏家人还有关键人物魏家大少。

“他们怎么都被关起来了?”洛以夏惊讶发声。

魏家大少看到了这群人很激动,“你们快救救我们出去。”

“你们杀了人,还想要出去吗?”牧子濯年纪小,说话又直。

魏家人个个都不再出声。

楚询等人也看到地牢里渐渐地开始灌水了。

“地牢在渗水?”

系统:游戏规则也更新完毕,地牢将在沙漏流尽后渗满水,要想救出魏家人,需要在规定时间内找到钥匙,找到钥匙的同时魏家将会被放出,玩家也将逃脱。

“能不能多说几个字?”大家都在咆哮,这规则不清不楚的,到哪里去找钥匙。

但是大家也算是知道了如何要逃出去了。

所以最后大家都只能把希望寄托被关的魏家人身上。

楚询蹲下了身和魏家大少交谈。

“说说吧,魏家小少爷是怎么死的?芳芳是你们杀的?说清楚,我们才有可能找到钥匙救你们出来。”

魏家大少不断地犹豫着。

“再不说的话,可就没时间了。”楚询微微一笑。

魏家大少长叹一口气,最后还是说了出来,“我弟弟是病死的,在十一月三号病逝的,我们瞒着消息把他从外地接了回来,给他找了一门亲事,决定完成冥婚。”

“人都死了,你们还要祸害别人?”

楚询打断了他的怒火,“子濯先听他说完。”

牧子濯虽然生气,但还是忍耐的站到了一旁。

“所以你们找了芳芳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吗?你们杀了她家的女儿?”

“我们本没想着杀人,只是想让芳芳嫁过来,完成婚礼后,就会把她送回去,并且也给她家备了丰厚的聘礼,但是芳芳是自己死的,她自己被吓死了,我们只好把消息瞒了下来,然后……然后我也是想去补偿她的家人的,谁知道他的家人在得知消息后,发了很大的火,并且要去报官……”

洛以夏想起了小双,想起了大火,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。

“所以,你们放火烧了那里?”

魏家大少挺惊讶还有人知道了这件事,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“还真不是东西。”顾一杭冷冷的说。

“芳芳是不是有个妹妹或者姐姐?”洛以夏追问。

魏家大少点头,“嗯,她是有个姐姐叫芬芬,她们是双胞胎,当时我们知道她姐姐已经有了心上人之后,所以才去找了妹妹。”

洛以夏知道了小双就是那个姐姐,所以她回来报仇了。

小双火里逃生之后来到了村庄,住在了卖花的阿婆家。

“你见过小双吗?”洛以夏继续问魏家大少。

“你说的是送花的那个小双?我没见过,但我家下人见过,说那个女孩脸上被烧伤了,整天带着纱巾看不到脸。”

随后魏家大少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,“你们的意思是小双就是双胞胎姐姐芬芬?是她,肯定是她把我们抓到这里来的,你们快去找她,找到她就能找到钥匙了。”魏家大少语无伦次十分激动的。

“我总觉得这里人数好像不对……”沈逸思指着地牢出声,“杨旭你发现了没,我们去魏家的时候,有很多的丫鬟小厮的,但是这里分明不到十人……”

然后就有个小厮哭着出声,“是我们,是我们去放火烧了她家的。”

这下子一瞬间就清明了,芬芬死里逃生后改名叫小双,在这里住了三年,寻找机会报仇,这里被关的都是她的仇人,都是手里牵扯到命的。

“我们出去讨论。”楚询不太适应这里稀薄的空气,带着一众人到了空旷的地方。

“小双前几天就消失了,我们要去哪里找她?”邓杨旭问。

“我想,有些事,大家还是要说明白,这次游戏,我们八个人当中有个‘凶手’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芬芬。”楚询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一众人。

大家都被他的话给说怔住了。

多说一个字就会死的系统出声了。

系统:新的任务已解锁,所有玩家需要寻找出你们中间的“特殊身份者”,“特殊身份者”拥有地牢的钥匙,玩家需要投票选出,票选出正确的“特殊身份者”,如若投票错误,此次的任务失败。

一席话,给大家当头一棒。

相处了快一天的盟友,突然告诉大家,你们中间有特殊身份者,就说明有人在骗你们。

八个人猜忌的互相看着。

“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,很容易找出来的,我们八个人,只有三个女生,就说明芬芬就隐藏在你们三个人之中啊。”楚询把目光相继投给了三个女生。

一时间大家都怀疑的看着三人。

楚询的结论没办法反驳,芬芬是女生,也就只可能在三个女生中。

“大家继续找线索吧,说不定就能找出‘特殊身份者’了。”集中的八个人渐渐地散开了。

洛以夏咬着牙,无措的站在一旁。

现在自己和沈逸思还有宫欧欧被怀疑,到底要怎么找到证据来证明出是芬芬呢?

牧子濯偷偷摸摸的跑到了洛以夏身边,笑着对她说,“以夏姐,你别紧张,我相信你,我们今天相处一天了,虽然你也没提供出什么关键线索,但是我觉得节目组应该不会让你来做这个‘特殊身份者’。”

洛以夏嘴角直扯,“你这话说的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。”意思就是,她太笨,太没用了,所以节目组看不上她。

牧子濯表完态就笑嘻嘻的跑开了。